• 一语惊坛(6月15日):人民日报和共和国共同成长。 2019-05-24
  • 《金蝉脱壳2》曝光特辑 黄晓明打得一手漂亮的咏春 2019-05-24
  • 人家80年前就造航母,我们现在才造航母,基础不一样。 2019-05-23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5-23
  • 校外培训机构乱象:无证无照无资质 超范围经营 2019-05-22
  • 解决争端根本办法是建立机制 而不是利用社会舆论取得某种优势(原创首发) 2019-05-22
  •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05-21
  • 马克思主义通过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建立起部分社会财富公有制而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离开部分社会财富公有制的建立来谈“改变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纯粹是无稽之谈。 2019-05-21
  • “光有米”平台经营者利用花呗套现3.2亿 涉罪被批捕 2019-05-11
  • 四个"记者团"与一个"培训班"的故事 2019-05-07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5-07
  • 暴雨突袭石泉 干部背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 2019-05-06
  • 捷克总统焚烧红内裤羞辱记者 曾称媒体是化粪池 2019-05-06
  • 搂住所言延退对于企业和零活就业者或专家型科技工作者而言很恰当,可是对于公务员这一群体来说延退可能导致利益固化行政僵化,这是普罗大众不能够容忍的。 2019-04-29
  • 商业航天风口渐近,中国准备好了吗? 2019-04-28
  •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 福谋 > 第七百三十三章 闲话

    云南11选5最大遗漏查询:第七百三十三章 闲话

    <>说完正事,柳福儿才有心情闲话。
      
      她谈及前往田家之事,又道:“四郎与我讲,他更中意宜室宜家的女子?!?br />  
      汪三郎点头。
      
      他们的阿娘便是如此,他的妻室亦如此。
      
      “只是,”柳福儿蹙眉:“四郎这孩子心思有些重,想得总是比别的孩子多?!?br />  
      “我觉得,要是真照着他所说去找,只怕他以后生活不会快乐?!?br />  
      柳福儿觉得,夫妻之道在于两人彼此之间的快乐。
      
      如果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在当下这个时代,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我想给他挑个性子活泼,又不失端仪的,最好还能有共同语言?!?br />  
      汪三侧头。
      
      夕阳渐落,一点昏黄透过半开的窗棂,投射到柳福儿白皙的面容。
      
      汪三微侧着头,眸色柔柔的看着她。
      
      “只是我认识的娘子不多,与他年纪相宜,又适合的实在太少?!?br />  
      柳福儿想起看到的情形,面上带笑。
      
      “也是巧,今次遇险,田家大郎来援?!?br />  
      “我随他去了趟田家,结果看到他家小娘子,很是玉雪可爱,又很活泼?!?br />  
      “最最难得的是,这孩子还保持一颗稚子之心?!?br />  
      “有她在,四郎应该不会寂寞?!?br />  
      “你觉得好,那就是好?!?br />  
      汪三郎道。
      
      柳福儿抬眸,看到他眼底情绪,微微一怔。
      
      汪三郎错开眼,道:“从接了信,我便让人准备?!?br />  
      他道:“只是不知你什么打算?是去汪家祖宅还是别院?”
      
      柳福儿眼神游离了一瞬,“这次就算了,淮水那边,我实在放心不下?!?br />  
      “且我过来,主要是与你说四郎的事?!?br />  
      “既然你没意见,我便回去准备。雅文言情.org”
      
      “这样,”汪三郎极快垂下眼,掩住眼底的失落。
      
      柳福儿嗯了声,眯眼看了下天色。
      
      “你的人还是跟你回去,帝都那边还有些梁家军,我打算把那些人调整一下?!?br />  
      “如此,朱家应该肯定要伸手了?!?br />  
      而今,帝都的守备多数还在梁家军手里,朱家也曾尝试过,但都以失败告终。
      
      柳福儿看她。
      
      “若伸手,你就想法打断,不必留情?!?br />  
      她表情微冷。
      
      “而今可不是十几年前了?!?br />  
      汪三郎嗯了声,道:“听说,前几天行宫又急召太医,人进去足足一天一夜,天大亮了才出来?!?br />  
      柳福儿眉头微凝。
      
      她出来近半年,消息难免滞后。
      
      “可还活着?”
      
      汪三郎点头。
      
      “太子年纪还小,朱家不会,也不敢让唐皇有事?!?br />  
      柳福儿讥讽的掀了下嘴角,道:“我现在人手不够,朱小郎那边若是有事,你帮我搭把手?!?br />  
      “放心,”汪三郎道:“这些不用你说,我都会办?!?br />  
      柳福儿勾了勾嘴角,“辛苦你了?!?br />  
      汪三郎呵笑,看了眼窗外。
      
      最后一抹余辉已彻底落下。
      
      他站起身,道:“从这儿拐过岔口,便是帝都边境?!?br />  
      “我这就告辞了?!?br />  
      柳福儿跟着起来,送到门边。
      
      汪三郎转头,看她一眼,下了楼,阔步向甲板行去。
      
      张武紧随其后。
      
      汪三郎侧了侧头,低声道:“你留下,送她回去?!?br />  
      “是,”张武站定,目送汪三郎登上战船。
      
      转身,正好看到楼上柳福儿所在的舱室,门板合拢。
      
      他下颌微绷,转去交代其他人去留。
      
      船只快速交接,很快,只有柳福儿所在楼船转去东边。
      
      翌日清晨,楼船进入帝都界内。
      
      兵士依照惯例将船拦下。
      
      正要检查过所,便看到柳福儿出来。
      
      他呆了呆,赶忙躬身见礼。
      
      柳福儿微笑着颔首。
      
      楼船从卡口行过,直奔府衙。
      
      府衙很大,自西边城墙到靠近府衙正门的阜头,楼船足足走了近一刻钟之多。
      
      立在开阔的甲板上,迎着和暖的河风,柳福儿眯着眼看从高高城墙探出来的高树与屋脊。
      
      张武自后过来。
      
      “早在几十年前,老大人便再得不到朝廷发来的粮饷?!?br />  
      “而这里,却是每隔五年,便要重新修缮一次?!?br />  
      “现在还修缮?”
      
      柳福儿侧目。
      
      张武摇头。
      
      “从迁都之后,就再没有了?!?br />  
      柳福儿沉默。
      
      迁都至今已过十几年。
      
      这么久的时间,这里还能如此宏伟,可以想见当年,到底有多少银钱花在这上头。
      
      柳福儿随即想到自家。
      
      那些年里,梁帅也是一直用自家银钱养兵养军,一直养得家里内外库皆空空。
      
      阜头上,一位中年汉子带着几个衙役立在那里。
      
      看到柳福儿,他赶忙上前两步。
      
      待到船夫将缰绳抛来,他接过来,将其套上边上的石柱。
      
      两衙役急忙过去,想要帮忙,却被他打发开来。
      
      柳福儿眯着看极为眼熟的汉子。
      
      半晌,她恍然。
      
      此人当年似乎曾与她和梁二去过蜀地,穿过河道。
      
      看着男人明显白了少许的发髻,当年情形历历浮现。
      
      那种相互搀扶,相互依赖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
      
      柳福儿侧头催促。
      
      搭板才一搭好,便急急上前。
      
      “小人马三见过柳夫人,”汉子拢好绳索,便疾步上前,未等柳福儿动作,便单膝跪地。
      
      “快起来,”柳福儿赶紧把他扶起,笑吟吟的望他。
      
      “如今你已经是都尉了?!?br />  
      马三呵笑。
      
      “都是梁帅抬举,保我来这儿?!?br />  
      “也是你自己争气,”柳福儿笑道:“一路行来,我看城里很是宁和,兄弟们也很少规矩?!?br />  
      马三咧嘴,“不过是照着军中规矩罢了?!?br />  
      柳福儿含笑。
      
      而今不是当年。
      
      从打汪家起事之后,这里便是鸡肋之地。
      
      西边汪家虎视眈眈,北面田家距离甚近,南边几个郡守相互勾结,各有算计。
      
      唯一亲近的只有梁家。
      
      可惜梁家早已是个空壳,便是想帮也帮不上忙。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能把这里守得死死,足见他本是了得。
      
      两人说着话,进了府衙。
      
      坐定后,马三道:“我听说徐家又不老实了,好在被周都尉拦在淮水?”
      
      柳福儿点头,道:“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这事?!?br />  
      她简单介绍梁家军如今近况,道:“你在这里,不了解如今情况?!?br />  
      “如今的徐家,势头远胜于我等?!?
  • 一语惊坛(6月15日):人民日报和共和国共同成长。 2019-05-24
  • 《金蝉脱壳2》曝光特辑 黄晓明打得一手漂亮的咏春 2019-05-24
  • 人家80年前就造航母,我们现在才造航母,基础不一样。 2019-05-23
  • 坐月子,科学比老理儿重要 2019-05-23
  • 校外培训机构乱象:无证无照无资质 超范围经营 2019-05-22
  • 解决争端根本办法是建立机制 而不是利用社会舆论取得某种优势(原创首发) 2019-05-22
  • 当前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稳定 2019-05-21
  • 马克思主义通过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建立起部分社会财富公有制而改变了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离开部分社会财富公有制的建立来谈“改变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纯粹是无稽之谈。 2019-05-21
  • “光有米”平台经营者利用花呗套现3.2亿 涉罪被批捕 2019-05-11
  • 四个"记者团"与一个"培训班"的故事 2019-05-07
  • 阿呆,那是你家远祖啊,还不跪拜?[哈哈] 2019-05-07
  • 暴雨突袭石泉 干部背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 2019-05-06
  • 捷克总统焚烧红内裤羞辱记者 曾称媒体是化粪池 2019-05-06
  • 搂住所言延退对于企业和零活就业者或专家型科技工作者而言很恰当,可是对于公务员这一群体来说延退可能导致利益固化行政僵化,这是普罗大众不能够容忍的。 2019-04-29
  • 商业航天风口渐近,中国准备好了吗? 2019-04-28